消しゴム。

【SK】诚如神明所说(5)

病中挣扎……825还得有表示呢……(你别忘了这个月润月)

 

 

——————————————————————————————

 

5

 

 

 

夏天迎来了尾声。

 

大野智也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当然也会被暑假作业所困扰,而且过完这个暑假,之后的日子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暑假过完,高二进入下半学期,就开始了升学就业的问题,高考的复习阶段也是不可缺少的,大野智正是在这里发愁。

 

自己究竟要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来继续自己的人生,这是只有自己决定的了的事情。

 

当他把国语作业最后一道题写完的时候,他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下瞟到了墙上的日历。

 

【8月30日】

 

他突然想起来,明天好像是有烟火大会,二宫和也和他提起过。

 

“那就去吧…………”

 

从书桌前站起来,他漫步到床边,“砰”的一下倒在了床上。从窗外吹进来舒服的风,带动了窗户上挂着的狐狸形状的玻璃风铃,鹅黄色的飘带随风飘舞,带出清脆的铃声。

 

明天又能见到二宫和也了。大野智这么想着,倦意就袭了上来,眼睛合上,他就陷入了睡眠中。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小时候的事情。

 

那天似乎也是夏日祭典,他那时还小,看见像云一样的棉花糖,如红宝石般的苹果糖,还有那时非常流行的特摄剧的人物面具,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儿时的他还不能分辨自己看见的是人,还是神使或妖怪。耳边回响着夏日祭的音乐声,太古声,人群的嘈杂声。太多的东西让大野智应接不暇,人群中,他不小心放开了抓着姐姐浴衣袖子的手,迷失在人群中。

 

虽然和姐姐走散了,但是他的眼睛有渐渐的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渐渐地走出人群,来到一处没人的,僻静的小路。

 

被吸引至此是有理由的,在这条路灯都没有几盏的小路上,闪着几点绿色的,悠悠的光,闪烁着,飘舞着,大野智看呆了,仅仅是几只萤火虫,他却像是发现了世界上的珍宝。

 

他跟着萤火虫走进了草丛,那绿色的光像是要引导他一般,慢慢的在他前面飞着,大野智也就跟着那绿色的光,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走丢了。

 

“退下!你这臭虫在干吗!我不是说过不能伤害人类吗?”

 

忘我的追着萤火虫的大野智被突如其来的怒声吓了一跳,然后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只要再往前走两步,就会从倾斜的山坡上摔下去,他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寻找着刚才说话声音的主人,听着是个和自己一样小孩子的声音,刚才追着的萤火虫的亮光也消失了,周围一片漆黑,大野智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碰到了他的手。

 

“没事的,我带你出去。”

 

极度恐惧中的他想也不想就抓住了那只手,那只手感觉肉肉的,手指头短短的,不过指甲有些长。他也不想那么多,站起来就任那只手拉着自己向前走。

 

“……你是谁?”

 

“嗯?我是……一个路过的,嘿嘿。”

 

“刚才的萤火虫……是妖怪吗?”

 

“对,他想让你摔下山坡,然后趁机吃了你,你以后要小心,尽量到人多的地方去。”

 

走着走着,前方就明亮起来,大野智听见了夏日祭的音乐声,他开心的向前跑去,对方也被他拉着向前跑。

 

大野智终于看见了人,看见了小摊位,看见祭典的灯笼。那只手松开了,他回头去看,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只能看见那只手,和那个人穿着的鹅黄的,带着水玉花纹的浴衣的袖子。

 

“把你送到了,我也要回家了。”

 

“那个,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听了大野智的话,轻声笑了。

 

“反正你以后肯定不会记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叫…………”

 

 

 

 

大野智醒了,因为手机的闹钟响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挠了挠头。自从那次后,他再也没去过夏日祭。奇怪的是,他真的就如那人所说的一般想不起来那人的名字。

 

那次他被姐姐找到,骂了好久之后就直接回家了,云彩般的棉花糖,红宝石般的苹果糖,这些他统统没有吃过,也许是姐姐为了惩罚他让他好记住教训吧。

 

因为二宫和也执意要求穿浴衣,说这样才比较有气氛什么的,大野智从衣柜中翻出了去年生日姐姐送的不合时节的浴衣。

 

没有什么花纹,就是很简单的深浅不一的两种蓝色的纵向条纹而已,他也挺喜欢的,不是那么惹人瞩目。不过为什么姐姐要在他生日是送浴衣呢,明明是冬天。

 

他笑了笑,姐姐一向我行我素,这样一点都不奇怪。他穿好了浴衣,拿上钱包和手机,踏上一双木屐就出了门,向着和二宫约定的地方走去。

 

 

 

 

到了约定的地点时,天色已经开始泛紫,意外的是二宫和也身边还跟着樱井翔。大野智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后来马上反应过来,别人看不见二宫,要是自己对空气搭话了周围的人岂不是要被吓到?

 

“大野桑也来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还约了人呢。”

 

樱井翔今天也是穿了身浴衣来的,想必是约了重要的人。大野智冲他点了点头,就目送着对方一路快走的挤进了祭典的人堆里。

 

他回头,这时他才看见二宫今天的模样。

 

鹅黄色的浴衣上点缀着不规则大小的浅色水玉花纹,收起了狐耳狐尾,露出了有些发红的人类耳朵,他今天把左侧的头发别在了耳朵上,大野智觉得特别好看。

 

“阿智?”

 

“啊……嗯,走吧。”

 

大野智不敢看他,生怕暴露了自己正脸红的事实。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入了人群,却发现主干道实在有些太过拥挤,就算普通人看不见二宫,也会把二宫挤到后面。

 

“……手给我。”

 

“好!”

 

他伸出手去,很快就被二宫握住,那人答应的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欣喜,大野智想,那一定不是他的错觉。

 

在握住二宫的手那一瞬间,大野智突然想起了今天自己做的梦,梦里的那个“他”,似乎也是这种短短圆圆的手指,只不过二宫的手少了些温度罢了。

 

“和也,你的浴衣……很好看。”

 

“真的?这是惠比寿大人给我准备的,我总觉得这件衣服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熟悉的浴衣,熟悉的手指。

 

大野智笑了笑,这种巧合,一定不会这么巧的,一定。

 

 

 

 

“阿智!我想吃苹果糖!”

 

他们路过了很多的小摊,但是二宫却从没有在一个摊位面前止步,直到他发现那种像红宝石一样的苹果糖时,二宫和也停了下来。

 

“你还真的是像小孩子一样啊。”

 

一边无奈的笑着,大野智掏出了钱包买了一个苹果糖。

 

拿着苹果糖的二宫眼睛闪闪发光,他没有急着去吃,而是一直拿在手里,脸上写满了开心。

 

“给你买了记得要吃啊……这种鲜度比较高的东西保质期很短的……”

 

“我待会儿就吃!阿智你不吃吗?”

 

他从来没吃过苹果糖,却也从来没想着吃。小时候一直争着吵着要吃,却被姐姐拒绝,长大了之后又觉得只是苹果外面包了一层糖而已,觉得不值得。

 

“没事,我不用。话说回来放烟火的时间快到了吧?得快点找一个人少的好地方去。”

 

“那跟我来吧,昨天来这里找到了一个又能看到烟花,又没什么人的好地方!”

 

就这样,大野智被二宫拉着向前走去。本来想提醒一下对方这样在普通人眼里看着会奇怪,但是又看见他这样开心,大野智也就认了。

 

只要二宫开心的话,就算被认为成怪人也没什么吧?

 

 

 

 

 

“到了哦!”

 

被二宫拖着跑了有十分钟,大野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要穿木屐出门,又同时惊讶于这个小神使大人的体力。

 

他累得坐在了草地上,的确,这里是没什么人,不如说是一个人没有。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似乎是一个小小的山坡,周围的视野很宽阔,的确就是二宫说的“好地方”。

 

二宫也在他身边席地而坐,顺便拆开了手中的苹果糖,端详了一会儿后,开始吃了起来。

 

“砰”的一声,第一颗烟花被点燃,随之绽放在了天空。

 

此时,大野智的眼睛都不敢眨,从他眼睛的倒影中映出了五颜六色的烟花。他看过的烟花顶多也就是在家里放的那种小小的纸捻烟花,从来没亲眼看过这么美,这么壮观的烟花。

 

只可惜这种美丽的事物是一瞬间的,是无法留住的。大野智看着烟花升空,绽放再到消失这一过程,心里难免有些伤感。

 

不过,能和身边的这个人在一起记录下这些美好的事物,他也没什么遗憾了。

 

大野智转过头去看二宫和也,发现对方正在看着他。二宫的脸在烟花闪烁的光芒映照下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让大野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有一天我将会离他而去……】

 

鬼使神差的,大野智就这样静静地把脸凑近了二宫。

 

他尝到了苹果糖的味道。

 

 

 

 

 

最后一颗烟花升起,巨大的声响告知着众人一个事实

 

——夏天,结束了。

 

-tbc-

——————————————————————————————

下一次更新又是猴年马月呢……

评论(2)
热度(56)
< >
© 消しゴ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