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しゴム。

【SK】诚如神明所说(8)(END)

 

是的!我!终于把它写完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大家等了这么久(土下座)

反正还有好多坑没填能填一个是一个吧(呸)

 

 

——————————————————————————————

 

 

 

8

 

 

好黑好黑,周围没有声音,也看不见任何一个人。

 

二宫和也身处于黑暗之中,他感觉自己正在不断的下沉。

 

“阿智!!阿智!!你在哪里?!”

 

他大喊着,这样黑暗的地方让他很害怕,他的脚点不到地,伸手也摸不到东西,二宫和也急出了眼泪,浑身都在颤抖。

 

“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是只小狐狸。”

 

二宫听见有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抬头望去,看见了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人。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有种熟悉感。

 

“你不认得我了?也怪不得你……每只狐狸放去人界时我都会消除记忆。”

 

“我乃稻荷神是也,本来的话你这样的小狐狸是见不到我的,可是有人求助于我,我便在你梦中现身。”

 

那人渐渐地接近二宫,最后伸出手在二宫头顶拍了拍。

 

“稻荷神……大人?”

 

二宫听惠比寿说过,稻荷神是掌管丰收的神,也是他们这些狐狸的掌管人,大野智他们家的神社也正好就是稻荷神社。

 

“是阿智……求您的吗?”

 

“哦呀,你这小东西虽然年轻,脑子倒是很灵光,没错,正是大野智那小子有求于我……不过,你可曾知道他为何有求于我?”

 

二宫摇摇头,他不知道,但是他心里却好像又有了答案,他好像想起一些事情,让他的脑袋有些胀痛。他捂住头,有些痛苦的蜷缩起了身体。

 

稻荷神见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那里面装的,正是导致二宫昏迷的黄色玻璃球。

 

“现在,我就让你想起来一切的一切。”

 

那玻璃珠散发出刺眼的光芒,让二宫不由得合上了眼睛,待他再次睁开,发现自己身处于大野家的神社。

 

他望着四周,却发现有什么不同。突然,一个小孩子从他身后跑过。二宫回头去看,发现那孩子有些眼熟,他试着跟上去,却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色又变了个样。

 

“阿智!别跑那么快,摔倒了可怎么办!”

 

“姐姐你不要管我!”

 

那个女人的脸他在大野智家的相册里见过,是他的姐姐,那么,那个在奔跑的孩子一定就是大野智了吧。

 

女人停止了追逐,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要早点回家哦!”

 

“我知道了!”

 

小孩大野看见姐姐走掉了之后,跑到草丛那里蹲下,不知道在等什么。

 

“阿……”“阿智!”

 

二宫和也刚想上去搭话,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二宫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有人打断自己说话,而是那个打断自己的声音,好像是他自己的……

 

二宫就站在一旁,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从草丛里钻了出来,他看见大野智一把抱住了对方。

 

二宫就在那里呆站着,他看着两个人在那里说着悄悄话,有时大笑。

 

“如果……那个人是我该多好啊……”二宫不由得把感叹说出了口,他总觉得心口闷闷的,那个人明明和自己长得一样,却见到了自己没见过的大野智。

 

“那就是你。”

 

稻荷神的声音响起,二宫回头看去,发现对方走到了他的身边。

 

“那个人,不如说是妖,就是以前的你。”

 

听了这句话,二宫又回过头想去看那边的景色,去发现那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颗黄色的玻璃珠在地上向他滚过来,二宫蹲下去想要捡起来,可是就在要捡起来的那一瞬间,一辆大货车向他驶过来,他吓了一跳,想要躲却发现躲不开,只能闭上眼睛,却发现并没有撞击感。

 

他睁开眼睛发现,大货车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并在不远处停下。司机慌张地走下车看着二宫,着急的抓着头发。

 

二宫知道这些人看不见自己,他站起来,发现自己脚下,有一只倒在血泊里的狐狸。

 

而那颗黄色的玻璃珠,还在血泊里滚动。

 

 

 

 

 

“我就是这样死的吗?”二宫有点不确认的向着不知道在不在的稻荷神发问。

 

“是啊……你就这样去了,最后来到高天原,你的灵魂交给我保管了,关于人类对你的记忆,我也一一都消除了。”

 

“为什么我死前,还对着颗玻璃珠这么执着呢……”

 

“这是因为,这颗珠子是大野智那小子送给你的。”

 

二宫缓缓的蹲下身,从血泊中捡起了那颗黄色的玻璃球,就在手指碰到玻璃球的瞬间,脑海中又闪过零碎的片段。

 

 

 

 

…………

“nino!这颗玻璃球我特意从粗点心店找到的!是不是很像你浴衣的颜色!”

 

“我把它送给你,你一定不要弄丢哦!”

…………

 

“nino……呜呜nino……!!你快点醒过来啊…………”

 

………………

 

是大野智的哭声,他温热的泪水滴在自己冰凉的身体上。好想抬手给他擦擦眼泪,可是却没有力气。

 

……………

 

 

 

 

“现在,你知道了一切。”稻荷神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唤醒,不知道何时,二宫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

 

“稻荷神大人,我知道,我原本就是妖,本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现在更是神使……可能因为我的原因,阿智会一辈子都结不了婚……可是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因为我这辈子已经非他不可了。”

 

“还请您,成全我们吧……”

 

二宫在稻荷神面前跪了下去,深深地给他行了一礼。

 

“……唉,所以我还是不是很喜欢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这么小的年纪就谈什么情啊爱啊。”

 

“我当然可以成全你们,但是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

 

听见稻荷神的停顿,二宫心里有些没底,他赶忙问“是什么!”

 

“我需要你在我身边修行,没有多长时间,只要一年。我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你意志足够坚定,我就会放你会人间,并且还会让你和大野智永远在一起。”

 

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是却让二宫犹豫了,但是他最后还是决定,接受这个条件。

 

“我知道了,一年对吧。”

 

他的眼神坚定,稻荷神看见之后轻笑了几声,摆了摆手,“你站起来吧,我不是特别喜欢这种上下级明确的关系。”

 

待二宫站起来,稻荷神手上燃起一团鬼火,然后那团鬼火向二宫飞过去,“别怕,不是烫的,这个会送你回去的,送你去见他一面。”

 

那团鬼火将二宫的身体轻轻包围起来,的确是不烫,只是有些许的温暖。在温暖之中,二宫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又进入了黑暗之中。

 

 

 

 

 

“……也,和也,你醒了吗?”

 

听见了大野智的声音,二宫的双眼才渐渐地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天花板上的吊灯,稍微歪歪头,他才看见大野智写满担心的脸。

 

二宫轻笑,稍微抬起手,抚上了大野智的脸庞,还捏了捏那有些圆圆的脸颊。

 

“傻瓜,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的傻脸。”

 

听到二宫的话,大野智一下子笑了,同时,眼泪也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滴在二宫的脸上。眼泪的温热,激的二宫也有想哭的欲望。

 

“和也,你见到稻荷神了吗?”

 

“嗯。”

 

大野智将二宫和也扶起来,靠在他的身上。二宫的头窝在大野智的颈窝里。从那梦境中回来之后,二宫总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连说话的力气也快没有了。

 

“不过,还好你回来了。”大野轻轻地吻了二宫的额头,同时也握紧了对方的手。

 

二宫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不敢告诉大野智自己马上又要不见的事情。趁着大野给他的温暖还没有消失,他还想再多温存一会儿。

 

“时间到了……”

 

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时间到了,他要和大野智分开了。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但是泪水却不听话的冲破了防线,一颗一颗的滴落在被褥上,大野智看到二宫的泪水,一下子慌了,想要去看看二宫为什么哭了,但是却发现自己握着的二宫的手开始化成一颗一颗的光点,向上方飞去。

 

“对不起、对不起……阿智,真的很对不起……”

 

二宫痛哭出声,大野智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紧紧的抱住对方,尝试着不让那些光点散开,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和也,你别离开我好吗,我求求你了……”

 

他听见大野的哽咽声,心里难受的厉害,但是他知道这是两个人之间必须经历的,只要他一年的时间就能换过来和大野智一辈子的生活。

 

“阿智,阿智你听我说……只要一年的时间,你等我一年好不好?”二宫的身体已经消失的只剩上半身,他用额头抵住大野的额头,尝试着保存最后的温暖。

 

大野智没有说话,但是被抵住的额头晃了晃,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大野智的双手环绕着抱住,紧紧地仿佛是要把自己揉进他的骨头里,但是却不疼。

 

二宫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下,他动了动嘴,对大野说了什么,大野的身体一震,然后就在下一瞬间,二宫所有的身体都化作光点,向着窗外,向着天空中飞走了。

 

直至刚才都在怀中的人突然就消失了,大野抬起头,想要伸出手去抓回一点什么,但是他知道这都是无用功,他感受着怀中还仅存的温暖,抱住了双臂。

 

“和也……”

 

就在刚才,他听见二宫和他说:

 

“阿智,我爱你。”

 

他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痛哭出声,连姐姐进来来拍着他的背他都没有感觉到。

 

是自己决定这样做的,二宫也同意了,但是他的心还是很痛。

 

“和也,我也爱你。”

 

 

 

 

一年后。

 

 

 

 

 

大野智终于读完了高中,虽然姐姐说他可以去上大学,但是其实他对这些事也不是那么的在乎,正好姐姐也嫁出去,家里的神社没有人继承不行,他就正式接手了照料神社的工作。

 

阿福爷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坐在鸟居上张望,大野智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但是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东西。

 

惠比寿神社到没有因为少了一名神使而有什么变化,只是樱井翔考上了大学,不怎么顾得上神社,所以大野智经常去看望他们。

 

姐姐去了离这里只用半个小时车程的隔壁镇和丈夫开了一家咖啡厅,二人结婚的那天,大野智是第一次看见会害羞的姐姐。

 

就在婚礼最后,姐姐抛出花束,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大野智的手里。他诧异,抬头去看姐姐时,发现姐姐也在看他。

 

“阿智,你要幸福哦。”

 

大野智无奈地笑了笑,将花束抱在怀里,点了点头。

 

那束花被摆在了客厅的餐桌上,大野智时不时的会浇水,可是最终,那束花还是免不了枯萎的命运。当花瓣一片一片掉落在桌面上的时候,大野只能把那些花瓣打扫干净,放在了垃圾袋里。

 

他拿起那袋垃圾,出了门,缓缓的走下了神社门口的台阶。

 

“阿智,可以帮我带一些中饼回来吗,有点嘴馋了。”

 

阿福爷爷坐在鸟居上,冲大野说着,大野点了点头就又继续走。

 

他和一个人擦肩而过,原本他并没有在意是什么人,但是当他看见他脚下的路,他才想起来,那人是走的“神道”,他赶忙回过身,出声去提醒对方。

 

“那位客人!您走的是神道,只有两侧才是我们人类能走的道,您这样会冒犯神明的!”

 

那人听见了他的话,停下了脚步,缓缓的回过了头。

 

只一瞬间,大野智的手松开,垃圾袋掉落到地上,他的脚一步一步的向上级的台阶迈去。

 

一步、两步、三步。

 

他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怎么了,不是说我不可以走到这条道上来吗,你怎么也走过来了?”

 

他听着那人熟悉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笑意,他看着那人猫唇笑的弯弯的,脸颊却划过了泪水。

 

“哈哈……你怎么哭了……啊不对,我也哭了啊……”

 

那人的手环过他的脖子,将流下的眼泪悉数擦在大野智的衣服上,大野智没有在意,反而高兴地笑出了声。他将那人抱起,在台阶上转了个圈。

 

他开心的对那人说:

 

“欢迎你回来,和也。”

 

二宫和也则轻声回了一句:

 

“我回来了,阿智。”

 

 

 

这一辈子,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END-

 

 

 

后话

 

成为人类之后的二宫有着各种的不适应,他以前逍遥自在的,现在每天都能被一般人类看见,让他有些害怕。

 

每当这个时候,大野智总会叫他来神社帮忙,让他穿上神官的服饰,在售货亭里贩卖护身符和绘马等等物品。看着而归哪个有些慌张地给客人们介绍每样东西的作用是什么的时候,他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镇上的大家仿佛都默认了他们的情侣关系,殊不知二宫到现在还有有同意和大野同居。

 

其实稻荷神给他的着一年里,特意有一个月是用来让他熟悉人类生活,让他下凡办了身份证和一些居民证等等,还让他去打工适应生活,因此二宫也有一些固定的朋友圈,也在那里有固定的住所。

 

“为什么不同意和我一起住啊和也?!”

 

“都说了我有自己的工作,而且从你家到我工作的地方实在太远了啊!”

 

樱井翔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有意无意的放闪,喝了一口手里端着的啤酒,决定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结束了酒会,两个人在夜色中牵着手,而大野智还在孜孜不倦的问着那个问题。

 

“所以说,你来我家住,就可以在我家神社工作,还可以提供免费吃住,这样不好吗?”

 

二宫看着大野智有些发红的脸颊,知道对方喝醉了,声音都有些含糊不清。他叹了一口气,,空着的那只手掐上了大野智圆圆的脸颊。

 

“我既然决定成为人类,就要像一个人类一样有正常的生活,如果一直赖在你家……那我不就像是个…………吃软饭的一样了吗…………”

 

是的,有些话二宫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现在天也黑了,两人又喝了点酒,不如就借着酒意说出一些平常说不出口的话。

 

听了二宫的话,大野智才知道,二宫并不想成为别人口中吃软饭的小白脸,他想要的是和自己平等的,对等的关系。

 

他笑了,二宫不知道他为什么笑,气的想要扭头走掉,却在下一秒被大野智拉住,然后轻轻地被吻住了嘴唇。

 

二人的鼻息之间有酒的气味,大野智知道二宫一喝酒就会变得浑身的粉粉的,口中也是热热的,他把舌头向二宫口腔深处伸去,找寻着对方有些胆小的小舌。

 

两个人吻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因为二宫喘不过气才结束了这个吻。

 

大野智把额头抵住对方的额头,手也轻轻地拖着二宫的两腮。

 

他说:“我不会再继续强求你了,因为我们还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从年轻人变成中年人,再从中年人变成两个长满皱纹的老爷爷,等到那个时候,咱们就算一辈子不住在一起,死后也要进一个坟墓里的。”

 

二宫轻轻握住大野的手腕,是啊,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正如大野智说的,他们死后也会进同一个坟墓,到那时候,就没有人能分得开他们了。

 

“……一起住的事,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

 

毕竟,他可不想只有死后的日子才和大野智住在一起啊。

 

 

 

真-END-

————————————————————————————

 

感谢大家把他看完了!

谢谢大家喜欢阿智和小狐狸和也的故事!真的真的,非常感谢(鞠躬)

那么,让我们在下一个坑里再会吧! 

评论(2)
热度(67)
< >
© 消しゴ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