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しゴム。

【SK】无所谓恋人。



我不在乎的事情所有都无所谓
但是只有你,不能无所谓。

——————————————————————————

“你总是说无所谓。”


二宫和也对此是不爽的。


他和太多的人交往过了,却从没碰到过这样的。


大野智真的是他人生中碰到的第一个谜团。




细说起事情的经过,还是从一个月前的中午开始的。


“啪”


没反应过来,脸上先出现了一座五指山,伴随着火辣辣的后劲,还混杂着女生那句“二宫君真的是太差劲了!”


看着女生的背影,二宫和也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颊,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切,手劲真大。”


然后他转身,和女生走向相反的方向,顺便掏出手机删除了女生的联系方式。


他一向如此,只有脸长得好看,因此很多女生慕名来表白,最开始他只是觉得因为自己这张脸就有桃花运还意外的开心,可是交往过后发现,女生们总是喜欢把帅气的人和良好的性格捆绑在一起。


说到底,人的第一印象还是取决于外表。


二宫和也讨厌自己的脸,因为没有人会在乎他的内在,哪怕是差劲的性格,也是需要有人去了解的。


“哇…你的脸,我看着就觉得疼。”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二宫回头,发现有个穿白大褂的大叔靠在窗台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关你屁事啊大叔。”


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他表现出了不爽的态度,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那人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等等嘛,我是校医,看见了就要处理啊。”


和外表不符的,那人轻巧的翻出窗户,一步一步的向二宫这边走来。


随着一步一步的靠近,二宫才看清楚那人的样子,个子和他差不多高,有些驼背,皮肤黑黑的,但是长的却很帅。


声音听起来像是吃了一块年糕似的,黏糊糊的。


那人用手握住他的脸,二宫有些厌恶的想要甩开,但是他却小瞧了对方的手劲,他连扭头都做不到。


“嗯……我看看哦……有点肿了,张嘴看看?”


二宫并没有主动的张嘴,而是被对方强硬的捏着脸张开了嘴。


“被扇到的地方在嘴里被牙齿刮到了,破了呢…”


说完这句话,那人手的力道松了松,二宫趁这个机会甩开了那人的手。


对方也料到他会这样,也没在意,转身就走到医务室的窗户那里,熟练的翻回去之后,又从窗口伸出头。


“喂,你过来我给你处理一下……啊,你不会翻不过来吧……”


二宫被气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口,轻轻一跃就翻进了医务室。


看着对方看自己不悦的眼神,他笑了。


“我是这个月新来的校医,叫大野智,你随便怎么称呼我吧。”


二宫和也缓缓地坐在医务室的椅子上,撇了一眼正在准备酒精的大野智。


“大叔,”他开口,大野回头去看他,“我以后就叫你大叔了。”


他看见二宫和也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无奈的耸耸肩,


“随你开心好了,二宫同学。”


不知道是不是公报私仇,二宫只觉得酒精棉压在自己脸上的力道加重了不少,惹得他直喊疼,而且他分明看见了大野智脸上是笑着的。


从医务室走出来,他摸了摸脸上贴的纱布,咂了咂嘴。


“可恶。”









从那之后,二宫和也变成医务室的常客了,虽然他并没有受伤。


时不时的,他就会推开医务室的门,而大野智就端着一杯黑咖啡靠在窗户边上,不知道看着什么。


“你来了。”


大野智只会说这么一句,然后对他笑笑,就继续去干自己的事情。


他不是很开心,被人不当一回事的感觉真的让人不爽。


“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学校当校医啊大叔?”


这个时候,对方会抬起头不知道想着什么,之后转过脸,露出一副呆呆的表情说,


“因为我要赚钱?”


“为什么会是疑问句啊……”


二宫和也小声的吐槽,接着,医务室内又回归了之前的安静,直到有人推门进来。


而推门进来的那个人,一下子让二宫愣住了。


是打了他的那个女生。


“老师,我肚子有点………二宫君……”


“…………”


两个人就这样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二宫和也烦躁的挠了挠头。


“上,上回打了你,真的是对不起…”


“可是,我是真的没想到,二宫君外边和内在会相差那么多……”


“无所谓吧,内在什么的,对你来说。”


大野智的话打断了女生责怪二宫的话,女生愣住了,她抬起头,看见大野智还是呆呆的端着杯子,站在窗户旁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老师…?”


“你喜欢的仅仅是名为“二宫和也”的这个皮囊,你在和他告白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只是因为这个人长得帅,符合自己的审美观就强行的认定,这个人一定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所以我觉得,你们会分手这件事情,真的不关二宫的事情。”


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有认为自己说话,二宫就这样一直看着大野智,连女生生气跑出医务室大力的关上门都不知道。


这是什么心情呢。


站在窗边的大野智背着光,二宫看不清他的脸,却觉得对方好像在笑。


“怎么了,爱上我了?”


他听见大野轻笑着问他。


“……可能是吧。”


他也呆呆的回了这么一句。


接着,他看见大野智放下杯子,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来,最后在他面前弯下腰,亲吻了他的唇角。


“那可真巧。”









二宫不记得自己那天是怎么走出医务室的了,只记得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班里坐着了。


他现在还记得大野智嘴唇的触感和他身上散发出的好闻的味道。


是薄荷糖,那家伙竟然吃着薄荷糖喝咖啡。


二宫趴在课桌上,久久不抬起头,但是他的耳朵红红的,好像整个人冒着热气。


自己可能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大叔了吧。








和大叔交往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说到底二宫其实没有和男人交往过。


而且他并没有听过大野智说过喜欢自己。


“无所谓吧,你如果觉得我说一句喜欢能让你安心的话我会说哦,说到你听腻了为止。”


这并不是有没有所谓的问题,而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一种默认的规矩。


喜欢上对方是有禁忌的,他是学生,而大野智是学校的老师,这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不认同的。


这个喜欢,需要多大的勇气说出口,去承担这个责任,二宫和也是不知道的。


大野智可能知道吧,可是他觉得无所谓吧。二宫这样想着,接过了同桌递过来的进路调查表。


“下周三之前要交回哦!然后下下星期带父母过来做进路商谈!”


已经是高二的尾声了,明年起二宫和也就要开始备考。他捏紧了手中的A4纸,又松开,他看着纸上的皱痕,眼神透露出不知名的情绪。


“进路商谈?为什么要找我?”


大野智吃着从学校小卖部买的菠萝包,头也不抬得问道。


二宫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只是想问问大野智的意见。


但是如果对方说“我觉得你做这个比较好”的话,二宫和也可能真的就会去做,因为他已经喜欢大野喜欢到那种地步了。


“你想做什么,和也?”


“我吗,我做什么都无所谓啊。”


他回避着大野智的眼神,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他在寻求着大野智的提议。


在没有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之前,二宫和也从来没有想过回应别人的期待这种事情。


“那我也无所谓。”


“我觉得,不管和也想做什么,想去继续上大学就去上,想去工作就找自己喜欢的,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你。”


这是二宫和也第一次从父母之外的人口中听到这种话,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只有红彤彤的耳朵出卖了他的心情。


二宫和也很开心。









他决定继续好好的上大学。


这是他回家询问父母得出的结论,因为他现在生活的还不算差,有机会就一定要去争一争。


二宫和也兴高采烈的拿着进路表准备去找大野智,刚刚准备拉开医务室的们时,里面传出了女生的声音。


“大野老师,我喜欢你!请你告诉我你喜欢的类型,我会向那方面努力的!”


“………无所谓吧,喜欢的类型什么的,就算努力的去变成我喜欢的人,最终你就不是你了。”


二宫放下了准备开门的手。


他现在,是不是变得不像自己了呢?










手机微微震动,二宫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了一眼,就又钻回被窝中。


是大野智发来的短信。


二宫和也昨天向学校请了假早退,今天也没有去学校,他不想用自己这样丧气的脸去面对别人,更不想面对大野智。


他生气,他听过大野智说过太多次的无所谓了,他一直很生气,就算他说的有些话是对的。


翻来覆去的结果,二宫终于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准备下楼去吃点东西,然后给大野智回个短信。


在他刚刚下楼准备打开冰箱的门时,手机铃声响起来,是电话。


二宫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大野智。


他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要接通这个电话,就算接起来又能说些什么呢,说自己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和他分手吗?


不,说起来,他们两个连交往都谈不上吧,只是习惯存在于这种默认的关系里,谁都不想点破罢了。


挠了挠头,二宫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和也?原来你没事啊,我以为你发烧昏倒了才没有看见我的短信呢。”


“……我没发烧,我也没得任何病,只是今天不想去学校罢了。”



“是因为我吗。”

大野智说的是肯定句,语气也是。二宫无法回答他,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你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外。”

这一句话,让二宫一顿。

他知道,大野智既然说他在门外,那他一定留在了。

脚步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二宫一步一步都走的很慢,但是他还是向前走着。

因为他,不想就这样和大野智结束。

打开门,那个有些黑黑的大叔的确就站在外面,他就那样站着,眼睛也直直的看着自己。

“……你要进……”

“有些话我就在这里说了,说完了你再考虑让不让我进去。”

“我对于有些事情的确一点都不在乎,像是学生的恋爱商谈,教职工的饮酒会什么的,只要我觉得不在乎,那么我就只会觉得无所谓。”

“但是唯独你,我不能这样想。”

“那天,你被女生打的那天,我一开始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看到了事情的经过,起初只是以为又一个渣男罪有应得。”

“可是我看到的你,并不是和外表一样风流,而是性格有些恶劣,但是对任何事情都认真的你。”

“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二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到了大野智第一次对自己表达出明确的情感,他鼻子有点酸,感觉下一秒泪水就会涌上眼眶。

“那…为什么你总是不回应我的感情…还不是因为你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吗?”

“怎么可能无所谓!我喜欢你,如果让我明确的表达出来的话,那可能需要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才能彻底体现出来…可是只要我还是你的老师一天,我就不会说出来。”

不可描述的事情……二宫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他知道大野智说的是什么事,他么不是没有想象过,但是被对方这么明确的说出来,他还是吓了一跳的。

“你听了我说的这些话,还打算让我进你家去坐坐吗?”

二宫看着大野有些无奈的笑容,之前的那些复杂的心情突然烟消云散了。

他凑上前去,轻轻的用嘴唇碰了碰对方的嘴唇,大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可以吗?”

“……可以哦。”

被他逗乐的大野也上前去,环住二宫的腰,低下了头,吻了下去。








“剩下的,就等你不是我的老师再做吧。”






-FIN-




无所谓小剧场:


“阿智,今天我是吃汉堡包呢还是汉堡肉呢?”

“无所谓吧,反正都是我做。”

“也对哦…”

“阿智,你说我到底是选文科还是理科啊?”

“这种事情,只要能考好的话选哪科都无所谓吧?”

“那我选理科咯。”

“阿智…我考上东京的大学了,可是大学没有宿舍怎么办?”

“有没有宿舍无所谓,反正你毕业后和我住。”

“哦…也对………嗯??!!?”



end❤


——————————————————————————
好久不见
我是谁我在哪……

标签: 大宫大宫skSK
评论(7)
热度(124)
< >
© 消しゴ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