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しゴム。

【SA】救赎 2

惯例@最愛櫻井家的雅紀寶貝

 

 

可能是我听到了你的呼唤,所以来了ww

 

让你久等啦!

 

 

——————————————————————————————

 

 

 

 

2

 

相叶的家境并不是很差,只是因为父亲去世了之后给家里留下了一大笔的债。

 

至于父亲是欠谁家的债,就得从相叶高中毕业那年开始说起了。

 

相叶的父亲原本是佐佐木电器的一名员工,业绩虽说不是顶尖,但是也赚着一定多的薪水,家里过的也比较宽裕。

 

虽说富裕,但是相叶并没有选择继续上学,而是去学习西点的制作,而就在相叶去西点班上学时,家里出了事情。

 

那一年佐佐木电器的总裁退休,他的儿子佐佐木次郎就接着父亲的脚步坐上了总裁的位置.佐佐木次郎是家里的次男,他大哥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自己独干,担子就落到了本来没抱希望的二儿子身上。然而就在刚上任时,佐佐木次郎解雇了一堆老员工,而这些老员工和公司签了终身工作的协议,如果这时候离开公司需要支付600万的违约金。

 

佐佐木次郎就趁这个空档向解雇的员工放出了高利贷,为了支付那些违约金,老员工们只好向佐佐木贷款,交了违约金,却要继续过上了还贷款的日子。

 

相叶听说了这件事情,马上放弃了西点制作的学习,跑到佐佐木那里去抗议,却因为不小心把东西扔到了佐佐木的头上被对方告了故意伤害罪,进了看守所。

 

相叶在看守所里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狱警对他的拳打脚踢和拷问,他什么都不说,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受佐佐木的命令才做这些事的,他无法反抗,对方是国企的总裁,自己只是一介平民,怎样都是无用功。

 

在看守所呆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候,相叶收到了探监的邀请,被狱警带到会面室里,他定神一看,面前坐着的正是告他故意伤人的佐佐木次郎,那人皮笑肉不笑的的交叉着双手,翘着二郎腿坐在玻璃的那一侧。

 

相叶忍着想冲过玻璃去揍人的冲动,眼中满是怒火。

 

“哟,半个月不见,相叶先生看似瘦了点?想必是看守所伙食不怎么样吧,怎么能这样呢,明明是个美人。”

 

佐佐木次郎说完这句话,把脸凑到玻璃前,保持着原来的表情,却舔了舔嘴唇,让相叶背后出了冷汗。

 

“……难道不是佐佐木先生您一手安排的吗?别废话了,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没想和你这种人浪费时间。”

 

相叶别过头,不去看佐佐木那张脸,但是听到了佐佐木那有些恶心的笑声。

 

“相叶先生是我们公司原来的员工相叶的儿子吧,听说还是个甜点师~?你的父母想必听了你犯罪这件事很难过吧,于是我就来待二位老人来保释你了——”

 

“什……?”

 

“——但是,有一个要求。我又不能平白无故保释你,毕竟我还是受害人那~我们来想一个两全的方案吧~”

 

“…………你想说什么。”

 

“这个方案无疑是最适合相叶先生的了,毕竟你,是个难得的美人啊……来当我的床伴吧,随叫随到,每次我会给你30万日元,很划算的买卖吧?”

 

床伴——??相叶一下子站起来,一拳打在佐佐木面前的玻璃上,因为太过生气,肩膀因为喘气上下抖动着,他从来没有听过谁这样居高临下的提出这种要求,而且这直接就是让他自己舍弃自己的尊严。

 

“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你……!!!!”

 

相叶生气的冲佐佐木喊道,结果佐佐木还是保持着那张笑脸,看不出来一丝的动摇。

 

“相叶先生,现在是我在向你谈条件,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就会一直保持着罪犯的身份,我的律师可能还会继续的告你。还有一点,你的双亲现在也是无业游民的身份,他们不可能还的上贷款,能不能救你的父母,就看你了,相叶先生。”

 

这个家伙果然是有备而来,相叶低下头,从脸上划过两行泪水,为自己的无能而懊恼,同时从心里恨着佐佐木这个人。

 

“…………好的,我答应你。”

 

相叶双眼空洞,他已经绝望了,只能忍受着佐佐木那恶心的性侵,等待着贷款还清。

 

然而贷款还清并不是这件事的结束。

 

相叶的母亲得了癌症,需要一大笔钱去治疗,可是相叶自己开的咖啡店赚的钱也不够交手术费和医药费,而就在这时,佐佐木次郎又出现了。

 

“相叶先生,还是老规矩,当我的床伴,我这次可以看情况给你钱。”

 

相叶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知道佐佐木这个人特殊的性癖,可能是受了兄长和父亲对他的瞧不起,他的征服心很强,喜欢打骂床伴,而且也不管对方的感受,只是一味地泄欲。

 

可是现在除了这个方法之外,相叶没有任何的手段能够快速的得到这么多的钱,他只能又一次的沉入黑暗之中,忍受着佐佐木次郎。

 

相叶本来是一个开朗的男孩子,却被这件事弄得身心疲惫,眼睛里多了一丝忧郁,也开始胆小了起来。对外是开朗快乐的小伙子,其实心里的难受都没有说出来。

 

 

 

 

 

相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深呼吸了一下,从后厨走出来,换上一副看似完美的笑容,对着樱井问道:

 

“怎么样,我特制的芝士蛋糕!”

 

“嗯!很好吃啊!相叶店长手艺果然不虚!”

 

樱井虽然表面上也回答着相叶,但是心里的疑问还是在无限的扩大。

 

樱井也不是那么闲,陪着相叶稍微聊聊天就准备回家去处理工作了,恋恋不舍得离开那间咖啡馆,樱井的眉头又紧皱起来了,敌方公司的压力和相叶眼神中的那丝惧怕让他又是生气又是头痛,这几件事情,他只能一件一件的处理。

 

先是佐佐木公司对他的施压,股票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得先把公司里的内鬼揪出来才能得到对于自己有利的消息。

 

 

 

他怀疑的对象有两个,一个是从他上任时就对他不满的股东田村,和以前自己解雇了的一员工的儿子——吉野,樱井也不知道他手上为什么会有5%的股权,不过这个人的父亲是因为私自挪用了公司的钱款才被开除的,所以这对父子可能是来报复他的。

 

躺在卧室的大床上,樱井的思绪不停地寻找着这两个人这几个月有没有露出马脚,在记忆中,这两个人是最有可能背叛自己的。

 

?!

 

樱井突然想起了什么,田村是父亲以前很厚爱的部下,甚至在退休前给了他20%的股份,所以田村是没有可能背叛樱井公司的。还有,今天的会议明显有一个人不对劲,那人听着自己的对策时明显的露出了不快的神情。

 

中村,一个被樱井父亲很不看重的人,因为这个人是老员工硬塞进来的,父亲也不好拒绝,只好把人塞进了中层的位置,没想到那个老员工之后退休了,就把股份转让给了中村,那人也顺势成为了股东之一。

 

樱井挠了挠头发,他怎么就忽略了这个人了呢!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小助理正刚刚准备睡觉,就被boss一个call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仔细听了之后也不睡了,紧着就开始处理这两个人的资料,顺便雇了个私家侦探去让拍几张照。

 

樱井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相叶雅纪,你这是收了我这么多恩惠之后,就跑的意思?”

 

相叶被佐佐木次郎堵在了咖啡店的门口,那人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相叶的鼻孔中流出了血,他愤愤的擦了一下,鲜红色就蹭到了手上。

 

“我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佐佐木先生,我们的交易从此之后就结束了!”

 

相叶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后退着,佐佐木一步一步逼近,他眼中的冰冷让相叶害怕,他知道,佐佐木没有这么轻易就罢休的,毕竟他是个变态。

 

“真是可惜了啊……明明你是一个这么好的床伴,你也不得不承认,你在床上还不是被我操的欲仙欲死?离开了我,你不会欲求不满吗?”

 

没有听过比这人说得更可笑的话了,相叶翻了个白眼,却被佐佐木一把抓住,按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干什么!!!!”

 

“干你啊,干到你再也不会想要离开我为止。”

 

相叶眼中的恐惧倒映出了佐佐木那发狂的影子,他使劲的挣扎,他再也不想让佐佐木碰自己一下,这种感觉让他作呕,他突然想到了上午樱井和他说话的画面,想到了樱井的笑容,温柔的语气,眼泪从眼眶中溢出来,明明是在那么高的地方站着的人,竟然对自己那么的温柔,相叶知道这可能是因为佐佐木的恐惧而衍生出来的一种错误的情愫,但是他还是在心中默念着樱井的名字。

 

【樱井先生,快来救救我…………】

 

正在这时,咖啡馆的门被猛的推开,门铃被撞得没有规则的乱响,在相叶身上趴着的佐佐木一下被拉开。

 

一切在相叶眼里仿佛成为了慢动作,佐佐木脸上的神情,和拉开佐佐木的那个人的表情,他都看得一清二楚,相叶脸上已经干涸的泪痕又一次被覆盖上,,樱井翔拉起他把他抱在怀里,人的体温透过衣服的纤维直接包裹住了相叶因为害怕而冰冷的身体。

 

“……樱……井……先生……”

 

“对不起,我来晚了。”

 

相叶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他抓住樱井背后的衣服,附在那人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

 

樱井只是轻轻地拍着相叶的后背,神色严峻。

 

【佐佐木次郎,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

 

-TBC-

 

——————————————————————————————

 

佐佐木这个人渣写的我都想砸电脑{哼}

如果接受不了雅纪不洁那就放弃吧……

还有,佐佐木会受到惩罚的

 

另外文中关于公司股份的事情都是我瞎写的,不接受纠正ww

标签: J禁樱相sa
评论(8)
热度(53)
< >
© 消しゴム。 | Powered by LOFTER